袁翼菲

旅行精选:

阿猴HOSEA:

今年的伦敦灯光节从1月18日-21日,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,在伦敦设计了五十几处灯光艺术作品,免费参观,自由拍照。把这座冬夜漫长的城市,变成了童话里的梦游仙境,无论大人小孩都乐在其中。

最喜欢威斯特敏斯特教堂的灯光,给金色的教堂涂上了“彩色光漆”;也喜欢脑洞大开的艺术家把红色电话亭变成水族箱、把白色气球想象成歌曲的音符…

总之,在这样一个飘着雨、刮着风、湿漉漉的夜晚,灯光打亮了行人的脸,大家从行色匆匆,变成驻足观看,那些灯光创造的瑰丽梦境,就放在照片里永久保鲜吧!

安德莉凯利:

奈良 談山神社

在樱井站与saruru、雑賀さん碰头的时候,天空便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。待车行到談山神社,雨愈发的大了,一时间鞋子和相机都不知道该担心哪一样。

红叶季尾巴上的阴雨天平日,游客寥寥,参道上商家的表情闲适,似终于有机会安静地享受最末的秋日时光。1本100円的コンニャク冉冉散着热气,若不是手上撑着伞,还真想停下买一根尝尝。

红叶十剩其三,过早让初冬的萧瑟渗了进来,但我坚信,相比暖秋日红叶全盛时的煌煌景象,雨中的談山神社别有一番风情。这点在拝殿长廊远眺时得到了印证:湿润的云雾在远方山谷间蒸腾,近处红叶依稀,很有水墨画中点睛的意思。

论历史,談山神社因中大兄皇子(后来的天智天皇)与藤原鎌足(赐姓前叫中臣鎌足)在多五武峰山内密谋暗杀蘇我入鹿,从而开启大化革新这段历史而得名。更令我感兴趣的是談山神社虽名为神社,却一直沿袭使用了大量的寺庙建筑。雑賀さん说这与明治2年的神佛分离令有很深的关系,和尚可以还俗,寺庙可以改名,唯独建筑得以延存。因此我们才能够看到据说是世界上仅存的木造十三重塔。

拍塔是个技术活,标准的取景是从拝殿某侧登高而摄,十三重塔在红叶的拥簇下立于多武峰(とうのみね)林间。然而雨天光照不足,器材的发挥也有限,只能肉眼默默感受下。

游览完十三重塔,渐次下行往停车场的方向回走,雨势稍歇,地面上的颜色也愈发鲜亮了。回来看片,总觉得红叶季末期有末期的好:只需枝头留三分,地面落三分,四分枯枝坐留白,颜色的意境反而比全盛季更佳。